是瑞贝卡最昂贵的产品

2018-12-07 11:52

在郑州留学的南非姑娘Mai,也因此成了一个兼职模特。她更喜欢可以清洗的假发,但在许昌,这类假发很昂贵。如今,作为许昌假发的使用者之一,Mai经常通过Facebook 向家乡的朋友推荐假发。“我一个月换两次假发。对非洲姑娘来说,假发就意味着美丽和自信”。
全文及更多精彩图片详阅2018年第45期11月19日出版的《财新周刊》和财新网相关报道。【微纪录】头发的生意
发丝的柔软特性,制约着产业的机械化,人工成本牵引着历次产业转移。全球原材料供应链的萎缩促使这一产业进入发展的瓶颈期。跨境电商的发展,为新兴企业带来了机遇,也剧烈改变着该产业的传统格局。 
在清代末年,“假发之都”河南许昌已开始生产发制品,如今许昌成为了全国最大的人发集散地和发制品生产基地,每年发制品出口额占到总出口额的50%以上,大部产品都销往了美国和非洲。近几年,随着人发原料减少和劳动力成本上升,许昌发制品产业增长趋缓,电商在带来新机遇的同时也暴露出了更多问题。
图、文/财新记者 陈亮   图片编辑/杜广磊 罗莉

是瑞贝卡最昂贵的产品

▌“天花板”和出口

是瑞贝卡最昂贵的产品

随着经济发展,无论城乡,长发飘飘的身影越发罕见。人口密集的城市里,越来越多的头发经过了染烫;烫染较少的乡村,人口越来越稀少,“黑金”难觅。王学军早年走街串巷时收购的10 英寸、12 英寸的辫子发,一公斤60元-70元,30年后的今天收购价已达1000多元。

【财新周刊显影栏目版面】

是瑞贝卡最昂贵的产品

2018年10月27日,经过半个小时的讨价还价,河南许昌石固镇的一位头发贩子将180 公斤散发过秤,出售给组团来收购的庄家。散发将口袋撑得滚圆,一位庄家跳上将其踩扁。上个月头发贩子花了三个星期,从河南、湖北多个城市,才将这些头发收集而来。
2018年11月5日,视频编导杨俊南在拍摄电商用假发产品图,他刚入职的发制品企业,多年前率先加入阿里巴巴国际站,目前是站内业绩最好的电商。该企业电商团队的负责人闻雨生要求美工团队研究日韩同行的网站,并要求杨俊男:“让网站上的照片动起来。”
拍摄:财新记者 陈亮   剪辑:实习生许越 
动荡的年代里,这门生意断断续续了几十年,改革开放后重新火起来。因为利大,借债入行的人比比皆是。初中毕业生王学军也是其中之一。1986 年,在泉店北15 公里的石固镇,16 岁的他立志要当头发贩子,跟着村里熟人出门学艺。收头发讲究很多。影响价格的因素除了长度,还有颜色、光泽、粗细、烫染、甚至还有湿度。好与不好,全靠收发人一双手、一双眼。有经验的头发贩子,手往头发堆里一插,就能知道个大概。

▌电商新机遇

是瑞贝卡最昂贵的产品

作为瑞贝卡公司长期主管生产的副总张天有了解到,日本已经有企业在尝试应用纺织技术直接颠覆现有的生产工艺,但成本尚未大幅下降。“理论上讲可行,但头发是柔软的,很难实现机械化生产”。展望未来十年,张天有认为发制品行业的人力成本依然很难降下来。

 “归根结底还是整个行业包装和宣传的意识不够”。文雅发制品公司员工王高超坦言。另外,因为面向国外市场,适合拍摄的非洲或非裔模特在许昌、郑州很难寻找,而去北上广寻找成本又高,令大多数企业望而却步。

是瑞贝卡最昂贵的产品

全部使用真人发、全部手工缝制的发套,是瑞贝卡最昂贵的产品。瑞贝卡一位资深手织工介绍,这种假发需要工人以三两根头发为一束,用钩针固定在特质的发网上,方能达到接近真发的视觉效果和佩戴体验。最少要2 万针,通常耗时三天。

如今,随着跨境电商的崛起,假发这个自带电商基因的行业,正在发生破坏性重构建设。阿里国际站许昌办事处的余洋说,在核心市场美国、欧洲等地区,原有的韩国品牌称雄线下市场的局面正在全面瓦解,非洲假发协会虎踞零售市场的格局也在逐渐改变,以瑞贝卡为代表的许昌假发企业正在面临机遇。
2018年11月5日,河南许昌,工人以三两根头发为一束,用钩针固定在特质的发网上。钩一个头套至少需要2 万针,熟练工人也需要耗时三天。 使用真人发,纯手工制作的发套,方能达到接近真发的视觉效果和佩戴体验。也是许昌假发产业中最昂贵的产品。
收头发还得能跑远路,越偏远的地方,头发越好越便宜。王学军从许昌上车,第一站就到了佳木斯。绿皮火车跑了四天,怀揣着借来的300 元本钱,葡京网上赌场,他一刻也不敢大意。因为怕贼,新衣服也不敢穿。钱换成头发,人就轻松了。刚收来的头发乱糟糟的,蛇皮口袋一装,垃圾一样,再也不怕小偷光顾。十多天后,王学军的第一趟生意走完,赚了200 元。
2018 年“双十一”前夕,余洋组织了一场分享会,邀请许昌当地发制品电商的“头部商家”,一起提升网上营销能力。讲师杜锦雨将韩国某知名品牌的网页和国内品牌网页截图并置,“韩国的模特看着就想娶回家,你们这些是什么鬼?”被称为鬼的,是一组佩戴在头部模型上的假发照片。照片中,头部模型面色煞白、红唇黑眼,宛如鬼片。
百年假发之都 电商时代转型
梳理整齐的头发填满一个个箩筐。
瑞贝卡也在力图摆脱为韩国假发品牌代工的传统身份,试图以自有品牌进军美国市场。中国轻工工艺品进出口商会发制品分会执行秘书长王喜祥认为,“对于瑞贝卡来说,跨境电商同样是进军美国市场的绝佳机会”。
走街串巷“收头发辫子”的吆喝声,在中国已有至少118 年历史。它的背后,是一个主要面向国际市场,年出口额30 多亿美元的发制品产业。在拥有百年制发史,被誉为“假发之都”的河南省许昌市,该产业吸纳着近30 万人就业。
 2018年10月30日,阿里巴巴公司从广州请来模特,在许昌市霍庄村做“双十一”宣传活动。霍庄村和小宫村、泉店村相邻,该村如今主打包括胡须、发套在内的戏曲道具,抓住电商发展机遇成为远近闻名的淘宝村。
除了全球原料供应的紧缺,人力成本的高企也是瑞贝卡遭遇困境的原因之一。
在许昌市榆林乡桓坡村,瑞贝卡的社区扶贫工厂里,73岁的井桂莲在此做缠管工,长期做工将手磨破了皮。她的工作是将化纤发条缠到钢管上,入柜定型后,再将发条从钢管上取下。每套发条有15个钢管,全部取下来她可以赚3毛钱。一天能有30多元收入。

是瑞贝卡最昂贵的产品

▌“黑金”难淘

是瑞贝卡最昂贵的产品

 
如今,王学军的一些同乡依然在当头发贩子,分散到东南亚各国、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继续淘金。

是瑞贝卡最昂贵的产品

在许昌市榆林乡岳庄村的瑞贝卡发制品社区扶贫工厂内,经过烤箱定型的化纤发条上放着生产者的信息卡。在15公里外的瑞贝卡总厂,质检部门将逐条重新查验,并对不合格的产品追责。这令扶贫工厂的负责人倍感压力,“要求很严,越来越正规”。

是瑞贝卡最昂贵的产品

2006 年,收了20 年头发的王学军决定回许昌注册公司。同年,许昌发制品企业瑞贝卡创始人郑有全以9亿元资产第一次进入胡润百富榜,排名376 名。2008 年,郑有全以29 亿元资产成为胡润百富榜河南新首富。但从2010 至2017 年,公司总营收基本停滞在20 亿元附近。2018 年,被称为“假发第一股”的瑞贝卡(600439.SH)在资本市场遭受重挫,在10 月31 日三季度公报发布后,跌至52 周最低点2.46 元。
国内熟练工人的工资日渐高涨,厂商们把目光转向了国外。近十年来,散发在朝鲜、越南、柬埔寨等地加工成档发,再进口到国内厂商深加工,已成为发制品产业的新常态。


上一篇: 穆帅的亲信费莱尼在防守时竟然去拉19对的阿森纳小将贡多齐的头发
下一篇:内地实力派喜剧演员
扩展阅读
yamy一直是长发示人
yamy一直是长发示人

原标题:yamy大胆尝试短发造型酷劲十足 这些明星剪短发分分钟惊艳到你! 昨日,腾讯视频的超新星盛典上,火箭少...点击了解…

和同学们一起疯狂地玩起
和同学们一起疯狂地玩起

11月2日,鄞州区江东中心小学第三十四届田径运动会在宁波富邦体育场如期举行。两校区2000余名师生欢聚体育场,一起迎接这场校园体育盛事。 来自鄞州区教育局的相关领导和学校的...点击了解…